【創世記釋經】創六9~九29(5)

【九1-17】神的立約

挪亞一家在洪水中得到拯救後,出了方舟,神就對他們立約,對象卻包括他們以後的後裔,這裏顯示神對人立約有不同的要求。

神賜福人(九1-7)

1 神賜福給挪亞和他的兒子,對他們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

2 凡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都必驚恐,懼怕你們,連地上一切的昆蟲並海裡一切的魚都交付你們的手。

3 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

4 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們不可吃。

5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

6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 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7 你們要生養眾多,在地上昌盛繁茂。

1

神開始時「賜福給挪亞和他的眾子」,這有別於洪水前神只對挪亞說話,這時包括了他的三個兒子。內容是「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這與神在創世世界時對人的要求是相同句語(一28),神創造萬物時的賜福是一樣的:

一22:「神就賜福給這一切,說:滋生繁多,充滿海中的水;雀鳥也要多生在地上。」

一28:「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最後神也再次要求「你們要生養眾多,在地上昌盛繁茂」(九7)。

2

神賜福雖然一樣,但是真實情況卻已不同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卻受到破壞。九2「凡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都必驚恐,懼怕你們,連地上一切的昆蟲並海裏一切的魚都交付你們的手」,直譯是「你們的驚慌和恐懼必臨到地上所有的生物、天上所有的雀鳥、土地上所有爬行之物、海裡所有的魚,牠們都賜在你們的手中」,即是說,並不是其他生物起初懼怕人,而是人的「驚慌和恐懼」臨到牠們身上,使牠們懼怕人。申十一25有類似的觀念,「耶和華把你們的害怕和驚懼放在全地上」,目的是使那裏的人恐怕。由此推論,這裡的意思是萬物都懼怕人了,由於神已把牠們賜給了人作食物的結果。不過,《他勒目.論安息日》Shab 151b卻認為「當人活著時,他的恐懼伏在不能出聲的生物上,當人一死,恐懼便停止了」。

洪水前,人只是與人和地的關係受到,地因亞當受到咒詛(三14、17),也因該隱殺了亞伯要流離到其他地方,與亞當的後裔關係受到破壞。洪水後,人與動物的關係也受到破壞了。

3

動物懼怕人的原因,是神把「活著的動物」交給人作食物,「正如青綠的菜蔬(יֶרֶק עֵשֶׂב)一樣」,因為表達相同,所以這裏是回應神創造世界時把「青綠的菜蔬」(יֶרֶק עֵשֶׂב)賜給動物和飛鳥吃(一30)。昔日「青綠菜蔬」對動物的功用,這時變成了動物對人的功用。即是人可以捕殺牠們,動物自然懼怕人。

或許這是反映當時現實的需要,挪亞在方舟超過一年,洪水也破壞了地上一切植物,理論上挪亞出方舟短時間難以維持只吃蔬菜(一29)。或許這是挪亞要帶備七對潔淨的動物入方舟,除了用作獻祭,也預備事後也供食用。

4-6

人吃肉是帶有條件性的,第一就是不可連肉帶血吃;第二不可「流他人的血」。不可連肉帶血吃,是清楚指出「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牠的生命,你們不可吃」(九4),按重音符號顯示(לֹא תֹאכֵלוּ| בְּנַפְשׁוֹ דָמוֹ|אַךְ־בָּשָׂר),直譯是「但是肉,在它的生命裏是它的血(或:它的血是帶有生命的),你們都不可以吃」。這句在《他勒目.論議會》Sanh 59a成為律例,禁止從活物身上直接割下或撕下肉來,也不可直接抽取血。《七十士譯本》則作「但是肉帶有生命的血的」(πλὴν κρέας ἐν αἵματι ψυχῆς)。利十七14正反映這種觀念,表達的句式亦接近:「因為各樣血肉的生命——他的血是帶有生命的(直譯:「他的血在他的生命裡」)」(כִּי־נֶפֶשׁ כָּל־בָּשָׂר דָּמוֹ בְנַפְשׁוֹ הוּא)。這正顯示了血等於生命的觀念。

第二是吃肉的吩咐下,不能「流他人的血」,指出「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九5)。《他勒目.論第一道門》BQ 91b解釋這節的意思是「若你親自流自己的血,我〔神〕必會追討你的血,因為這與謀殺是不同的」。猶太傳統都理解這節為不可自殺的論據。拉希(Rashi)拉比明確指出這不是解釋為殺人的經文,因為殺人的內容在下半節才提及。「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וְאַךְ אֶת־דִּמְכֶם לְנַפְשֹׁתֵיכֶם אֶדְרֹשׁ)直譯作「我必為你們的生命追討你們的血」,接著「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直譯則是「我必從每一活物手中追討它〔流血的罪〕,從人的手中,從他各人的兄弟手中」(מִיַּד כָּל־חַיָּה אֶדְרְשֶׁנּוּ וּמִיַּד הָאָדָם מִיַּד אִישׁ אָחִיו אֶדְרֹשׁ אֶת־נֶפֶשׁ הָאָדָם)。「追討『它』」原文只有第三人稱陽性單數的代名詞(「他」),理應代替「你們的血」或「血」,這字本身就可理解作「流血的罪」(參民三十五27)。此外,這內容的觀念反映在詩九12(MT九13)「因為那追討流人血之罪的(דֹּרֵשׁ דָּמִים)─他記念受屈的人,不忘記困苦人的哀求」。因為萬物都驚懼人,牠們亦作了人的食物,故此動物傷害了人也要受到追討,例如出二十一28「牛若觸死男人或是女人,總要用石頭打死那牛,卻不可吃牠的肉;牛的主人可算無罪」。另外的解釋包括「萬物」成為追討人的罪(王上十三24-26,二十36;王下十七25-26)。即是說,向行兇者報仇是透過萬物或人來進行。總括來說,這裡是有三層有關「血」的意思,第一是被自己流的;第二是被動物所流的;第三是被人流的,結果神都要追討,施予懲罰。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是按自己的形象造人」。《他爾根》譯作「凡流(peal)家人(或鄰舍)血的,他的血必會自行流出(hithpeel)」,這裡是以眼還眼的審判原則。原因與創一27的表達類似,顯示出人犯罪後都沒有影響神所賜給我們形像的本質。此外,內容也顯示出殺害人命比動物嚴重,因為只有殺害人命才要受責罰。

7

最後,神再次吩咐他們要「生養眾多,在地上昌盛繁茂」,與這段落開始時類似的吩咐,神創造世界時一樣的吩咐,昔日是人類的開始,這時洪水消滅了全人類,代表挪亞與兒子們重新再來過,神藉此再賜福給人。

以虹為約(九8-17)

8 神曉諭挪亞和他的兒子說:

9 我與你們和你們的後裔立約,

10 並與你們這裡的一切活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凡從方舟裡出來的活物─立約。

11 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

12 神說:我與你們並你們這裡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

13 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

14 我使雲彩蓋地的時候,必有虹現在雲彩中,

15 我便紀念我與你們和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約,水就再不氾濫、毀壞一切有血肉的物了。

16 虹必現在雲彩中,我看見,就要紀念我與地上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約。

17 神對挪亞說:這就是我與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約的記號了。

8-10

神又對挪亞和他的三個兒子說話,神是要與他們和他們的後裔「立約」。這裏的「立約」不是常用的動詞(כרת),而是用「興起、起來」(קום),直譯作「看啊!我使我的約與你們和你們之後的後裔建立起來」,(六18),上一次是要挪亞一家進入方舟,但都要挪亞聽從方舟才成。這時的約不用人做任何事,因此動詞可以理解作另一個「實現、執行、堅立」的意思(參十七7、19、21;出六4;申八18),這是實現了神第一次建立約的延續。

這次對象是挪亞、三個兒子和以後的後裔,這代表了以後的所有人類了,因此這類約適用一切有生命之物,並是不用對方有任何回應的責任。這就顯示了神與人立約的應許性質,神若是沒有提出任何要求,代表任何人都可以在約之下,對象必是全人類,這裏的約更包括與挪亞一起出方舟的各樣地上的生物(九10-11)。

第二類神的約是神對特定的群體和人立約,這就有特別的要求,例如神與亞伯拉罕立約,是要求他要行在神面前,並且作完全人(十七1)。神對以色列人立約,就要求他人遵守祂的約,作神的子民(十九5),那就是後來的十誡。這與人與人立約類似,必定是自己導守,也同時要求對方遵守約的內容(二十一27,二十六28,三十一44)。這樣應用在神身上,人期望神施行約的應許,自己都要行在約中,這就是希伯來聖經所形容的神是守約施慈愛了。

11

最後神才指出「實現」約的內容:「各樣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剪除,也不再有洪水毀滅地。」這裏沒有交代神不再用洪水降罰的原因,可能由於降水後神曾說「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由於洪水不能解滅人作惡的問題(八21)。這不代表神不再為人的惡人而施何懲罰,例如後來的巴別事件,神在這裏立約只不過不再用洪水毀滅世界。後來神透過與亞拉拉罕,及後來的以色列人立約來建立神人關係。

12-13

神再重申與挪亞、兒子們以及「各樣跟你們在一起有生命氣息〔之物〕(כָּל־נֶפֶשׁ חַיָּה)」。神對人的約,根本上只用說話就可以,可是神在約中附加一個標誌,成為「記號」,「直到萬代」,指出這個是「約的記號」(אוֹת־הַבְּרִית),代表不會改變。後來在亞伯拉罕時神與他立約的「約的記號」則是割禮,後來述以色列守「安息日」成為以色列的「永遠的約」(בְּרִית עוֹלָם),安息日就成為神與以色列之間「永遠的記號」(אוֹת הִוא לְעֹלָם;出三十一16-17)。

這裏的記號是彩虹,神把「我的弓」(קַשְׁתִּי)放在雲彩中,「彩虹」屬於自然界,自然是屬於神,也有可能是大雨過後的現象。彩虹有比喻作神的榮耀形狀的樣子(結一28)。因此,彩虹「成為我和地立約的記號」(וְהָיְתָה לְאוֹת בְּרִית בֵּינִי וּבֵין הָאָרֶץ),這是神與「地」的立約,這不單是與人的關係,並且也與地有關,由於神不再會用洪水毀滅地。

14-15

神指出兩個時間背景:「我會使雲彩遮蓋地」,動詞「遮蓋」(ענן)與「雲彩」(עָנָן)是相同字根,「彩虹會在雲彩中出現」,正回應上節「我把虹放在雲彩中」(九13)。

這處境出現的記號並不是給人看,而是叫神看到就紀念與挪亞的約。正如後來神聽到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的哀聽,就紀念祂與列祖所立的約(出二24,六5)。當然神不用彩虹提醒自己,而是使人知道當彩虹出現,神就會紀念與人和各樣有生命氣息的血肉之物所立的約:「水就不再成為洪水,毀滅一切有血肉的」。

最後神以彩虹作為立約的記號,是「永遠的約」,內容是不再以洪水滅絕各樣活物(九11-17)。九17只是重申了九12內容,或許是顯示彩虹給挪亞觀看。記號似乎是立約保護的必要條件,正如亞當犯罪遭到懲罰後得到神的皮衣(創三21),該隱受罰飄蕩在地上後才得到保護的記號(創四15)。

16-17

上文指出神「使雲彩遮蓋地,彩虹會在雲彩出現」(九14),這時再次重覆「彩虹在雲彩中時,我看見就記念我與地上各樣有生命氣息之血肉所立的永遠之約」。這裏與前文不同,上文交代不再降洪水,這裏則是重申「永遠的約」(בְּרִית עוֹלָם)。

最後,神對挪亞的說話:「這就是我與地上各樣有血肉之物立約的記號。」只是再重複了九12內容,重提「立約記號」,即是彩虹。

這部分先交代人的責任,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事,這是人應有的責任,之後神做祂自己那一部分的工作。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和責任,做好本份來經驗神的計劃。挪亞洪水前和洪水時都可以在神面前為義人和完全人,可以洪水後重回正常生活後就出現問題了。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