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分享】總有天使在身旁

上次的分享,是為了別人對我個人經歷的反應感到困惑,我一直有點擔心,我寫的內容使關心我的人受到傷害。😅😅😅感恩上主立刻給我答案,就是透過經歷,使我自己知道原來有眾多天使在自己身旁。

有弟兄看到前天的分享文章,知道因錄音檔案太大,花掉我不少的平台容量,他更明白我的吝嗇性格,不肯繳付額外的費用增加容量。於是他竟二話不說,花了功夫替我預備了安裝在手指的軟件,使我可能在任何地方使用任何電腦插入手指就可以把語音檔案壓縮,減省容量。他還擔心我不懂得使用,又額外花時間把每個步驟寫得清清楚楚(他真明白我的愚昧,也體貼到一個點)。結果我真的要按步就班跟着做才能成功完成。結果可以把上次的「勝負之間」的錄音檔案壓縮,由原本有38,366,042 bytes,變為9,591,774,足足少了3/4有多。我真的很感動有人願意這樣付出為自己呢!

因此,我答應了該弟兄在有空檔時把以前的講道錄音壓縮,重新再放上網。不過,我希望一件事,我發現不少人下載了講道錄音,不知用途。現在時勢險惡,這年來我已要求教會不要錄音和放上網(做不做就另一回事了)。因為人家會捉別人的把柄(你看教師的工作紙就知道了,不知甚麼時候到教會),也有些直接聯絡本人要我看或聽他表現個人的才華。雖然我現在放上網的講道錄音已是多年前的講道,我又再次聽過,發覺內容沒有問題再放上網的,還是希望各支持者高抬貴手,不要外傳,不知會轉到了甚麼人手中,也不知那些高手怎樣理解和反應,拜托!

藉着弟兄無私對我的付出,我反省到自己的問題了。其實熟悉我的人可能一早已知道,只不過當局者迷而已。我會感動於實際行動的「關心」(可能給老闆娘和朋輩縱壞了),也能「長久」記得。可是我卻極怕聽到用語言技巧作安慰人的說話!因此,我心底裏(控制唔到㗎)其實很討厭聽到「你真係做得好好」甚麼正面鼓勵的說話(好不好我自知,若因做得不好而感到失落,這種說話對我有甚麼用?)。我潛意識(又是控制唔到㗎)也很害怕聽到人家口頭禪式說「咁真係唔容易」(若我感到困難時聽到,只像聽到「你阿媽係女人」;若是我根本不覺得困難,只感到一頭霧水搞乜鬼呢?)。我不是要得罪任何人,只是好我個人性格(或加上缺陷)的問題而已。

幾十年來教學生活,我最清楚記得是學生怎樣對我的恩惠。疫情初期,全城人四周搶購口罩時,正當口罩緊要過錢關頭,竟然有學生主動對我說可以送一盒口罩給我,而她自己都不是有很多存貨,仍是要四處訂購。後來在全城缺糧缺貨缺廁紙的情況下,竟又說可以自己買東西時,順便替我買,還可以專程送到我這個「獨居老人」的家居。雖然我婉拒了,我怎能不感動銘記於心。

最感動是最初要網上教學,第一次接觸zoom,都不知甚麼東西,學生就分別在事前傳來應該要知道的資料。上課前為了確定自己真的可以掌握運作的方法,免得正式上課時倒瀉籮蟹,額外要求同學早一天進行模擬測試。我以為同學大部分不會理會,怎料超過九成同學(有一科還齊了所有人)卻乖乖坐定定參與!還有人當着鏡頭又沒有關咪下向身旁的人解釋原因:「老師話擔心到時用zoom出事,咁我咪參加模擬測試囉!」哈!教學時又多番教路怎樣運作,原來我的學生是多才多藝的,有甚麼奇難雜症的問題,總能找到學生懂得怎樣解決的。例如很久以前我還未用iphone,正想測試某一聖經軟件的效能。我在學院附件遇到學生出外吃飯,我就立刻上前對他們說:「誰用iphone立刻拿出來!」怎料那五、六個學生同時全部從袋中拿出來,場面何其壯觀,結果很快就從他們教導中學懂了怎樣運作,真丟臉!就算我使用面書前,都是在與學生吃飯前向他們請教,然後運作時一遇到問題,走出辦公室,見到學生就捉着問,他們又可以詳細解答到我的問題呢!

我的家人對我也是一樣(鬼叫我是最幼小的細佬咩!),搓手液缺貨時,我到四處購買都無功而回。有店鋪的店員竟然叫我買滴露!滴露是我在老闆娘回家前刻意用來抹地的神器,因為可以留下極重的氣味,待她回家後仍能嗅到,這就成為我已洗地的證據啊!我怎能帶出街使用,以致全街的人都知我剛用了「滴露」呢?我正感到困惑時,二姊得知後就二話不說,立刻送給了我一枝袋裝搓手液,過了二小時更專車送來另一枝大裝搓手液。到了昨天,我才能完全花光。我問她怎樣可以買到這樣厲害?她回答曾只到藥房買藥千多元,看到那裏剛有搓手液,結果查詢後店員叫她不用排隊就買到。嘩,這才使我不需用「滴露」了,當然,就算我願意買滴露時,那時原來都已缺貨!

我身邊的人就常有這樣的天使圍繞着,也需要互相幫忙。因此我發現「平順的日子」,人家的關心就已很足夠,因此別人對我的過往經歷感興趣,都是關心的一部分啊!不過,坦白地說,還是期望大家不要用甚麼理論和技巧對待或「對付」我,更不要藉此探討我的「原生家庭」和「成長過程」的影響,我只會感到困惑的!正如幾年前我做完面部手術,一場誤會下兩星期後拆線就立刻上班去,那時在辦公室只剩下半條人命,各人見到我仍「生存」着都敲門問候,我都感到高興可以有命仔回來。可是多次回覆相同的答案時,真的沒有氣力,於是我只以側面向他們展示傷勢,那時有明顯Y型血疤在在我右邊耳朵前後,奇怪的事出現,就是接二連三(真的有三個)都有同一個反應:「你唔講我都唔覺添。」哈,除非他們沒有戴眼鏡,否則我就接受唔到囉(也只有伯神學生才有這種「答案」,真奇怪),反而有人說:「搞乜咁大鑊。」我反而覺得舒服。我就是這樣的人啊!

若有得罪,非常抱歉!我性格奇特,真係無得救的!🙇‍♂️🙇‍♂️🙇‍♂️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後記:

之前訂閱者看不到文章,我常充滿疑問。昨天電腦高手替我弄「手指」時,我順道問他訂閱者能否下載到我的網上講道,他立刻就答可以,也指出其方法。由於我用的瀏覽器是不可以的,於是我轉用另一瀏覽器,我輸入登入資料和密碼後,竟然連我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文章,要我付款訂閱,但我確認了自己已登入,根本無計可施。唉,原來上天真係有報應的……

4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