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分享】勇闖病毒潭

老闆娘不知何故,近日來幾乎每天都提醒我要去洗牙。😬😬😬無可否認,我已是一年時間沒有洗牙,超過平常的習慣(不知為何她會記得,難道她嫌棄我棚牙?🦷🦷🦷)。每次我總是以疫情推搪,我不是怕看牙醫🧑🏻‍⚕️🧑🏻‍⚕️🧑🏻‍⚕️(正常每年都要看兩、三次的),現在的時勢不同,看牙醫要打開個口對住人家,人家拿着工具在自己口腔中搞來搞去🔧🔨⛏,真的是高危的活動嘛!我總覺得比吃東西的餐廳更危險!牙醫每天面對來自五湖四海的不同病人,每個都要張開口給她處理,口水花四濺,😷😷😷這真是危險中的危險啊!不過見這幾天疫情緩和一點,免得老闆娘「嫌棄」,繼續掛心提點,於是趁有空檔今天就勇闖龍潭虎穴,走進牙醫醫務所去。🏥🏥🏥

那裏有牙醫一名,護士兩位,其中一個是新面孔,另一個是舊人。為何我會知道?因為我第一天光顧那裏時就見到那牙醫和該名護士了。那時正是我轉任教小學,之前的診所正在學校附近,有一天我途經那裏就走進去光顧,怎料晃眼就已經成為幾十年的老顧客了。

這次洗牙真的有點擔心!我不是擔心受到感染,而是因自己洗牙受感染而要令學院封校14天就闖大禍了。我進入診所後,看見那三人的服飾,我就有點愕然,她們竟然穿着運送檢疫人士的同樣裝備,她們這樣誇張反而令我安心。

其實我前來光顧可能令她不安心呢!洗牙前我要含着消毒藥水(我估)一分鐘(有用嗎?)🧴🧴🧴,這是多年光顧的第一次。今次更多了另一樣設備,是一個高科技吹風管對着我的嘴(可能是為了洗牙過程中吹走我的口水花,但這樣做可以減少受感染的機會?)。她們預備一切架生工具就開始了,於是我如常張開口等她們搞。這次牙醫卻叫我先閉上口,原來她要用棉花替我塗了一層薄薄的藥膏在我的兩片「嬌嫩」的嘴唇上面👄👄👄。噢,這應該又是高科技具抗病毒的「秘密武器」,真感到大開眼界。👀👀👀我還未開聲發問,也不敢開口,免得影響藥膏的效能。怎料牙醫就主動告訴我這神奇妙藥的藥名和作用,說道:「這是凡士林,因為你的嘴唇爆拆!」😒🙁☹️她真的細心到一個點,令人感動。😭😭😭

老闆娘晚餐時對我說,她其實可以替我預約政府牙醫,是免費的。我立刻回憶起多年前的經歷,那時她又是這樣說,於是就讓她替我預約。我已忘記要等多久了,終於到了那天,我明顯有蛀牙要預備那政府牙醫替我補,他硬說沒有蛀牙(我明白,做了又沒有對他有任何額外得益,為何多做?)。結果只替我洗牙,我懷疑他是用廁所刷替我洗,🧹🧹🧹我出來時近乎滿口都是血呢!😡😡😡

今次我洗牙時突然感到有點奇異的感覺,那牙醫和護士的工作關係建立了幾十年了,真的近半生都常工作在一起的僱傭關係,她們又真的很配合,相反,另一個護士職位則常是要轉人的。按我多年觀察,牙醫對顧客是很和善,也很細心(像我要搵食嘛)。可是她對護士就不同,治療過程中她提出吩咐拿取器具或物品,若要她再重複吩咐的說話,她就會很不爽,若要說第三次,她就一定會發脾氣的,並不是人人都可以受得到的。當時我也感到我大半生的牙齒都是給她們兩人照顧,從沒有光顧其他牙醫(除了那次洗牙洗出血的政府醫生)。她們也清楚知道我的「成長過程」,由小學教師,轉到以色列和英國讀書,最後在神學院教書。

其實我自己何嘗不是這樣,我取得神學學位第二年已在伯神開始兼職教舊約了(詳情請留意遲一些的【點滴分享系列】🤣🤣),從沒有停止過!就算到外地再讀書時,每逢假期返港後例必幫手教一科密集課程(搵點外快嘛)。到了畢業後就在這裏直到現在(途中離開了年半,詳情請留意遲一些的【點滴分享系列】🤣🤣)。我的大半生每天都在伯神渡過,有些同事已是多年合作的關係。就算在外服事的一些教會,我在1992年已開始負責聚會,很多教會都是看著我的成長(或是年華老去👦👨👨‍🦳👴),每次再到那些教會都有親切的感覺!關係和事奉都是一樣,真的要時間來建立的,一有不如意就選擇離開,如何建立深厚的關係?👣👣👣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6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