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分享】我看釋經書

最近的工作是批改幾十份學生的功課,內容是對一些釋經書作出評論。於是我也「被迫」要看那些釋經書,才知學生寫甚麼。我看着各本釋經書,身同感受,寫釋經書真的很難,要寫一本自己都滿意的釋經書就更難。除了花極多的時間看參考資料外(更悲慘的是花了時間卻發現無料到),更重要的是自己從這些參考資料要建立甚麼論點,否則只是剪貼別人不同的參考資料。這是我在英國讀舊約的神學碩士時早已經過科金斯(Coggins)整年修理而學會的。因此我很奇怪有些人可以不斷出書,卻好像不用花時間作研究似的。

以我個人來說,除非是寫作消閒的書籍,否則任何釋經書籍的優劣並不是看字數的多寡,也不是取決於作者的學歷背景,更不是涉及甚麼經卷內容,而是要看書中是否符合幾個條件:

(一)資料出處

我拿起那些釋經書看,很多時發現內容只是做翻譯的功夫(當然有些連翻譯也不做,只直接抄錄原文),並且一段一段剪貼。作者頂多是把不同的資料編排在一起,就當作是自己的「研究」!這只是表示自己看了甚麼書(引自科金斯的說話)。

較有良心的是加上資料出處的註腳,有些則連這樣基本的要求也不做,把別人的研究當作自己的。有些作者則是有時做,有時不做。我們教導學生時都指出「剽竊」的問題,到了自己寫書時卻沒有遵從才使人困惑。這是做研究者的基本操守啊!沒有註腳指明資料出處,不知是害怕給別人知道各部分內容都是來自同一或不同的資料,還是出版社的要求,或另有原因了。無論如何,我個人是從不看沒有資料出處的書籍或資料!

(二)引用資料

我們做學問不能沒有根據就憑空想像,也不能完全依賴別人的資料,作者必須要有自己第一手的研究。特別現在是網絡世界,尋找資料易如反掌,現在寫書已經不再是參考甚麼資料的問題,而是怎樣運用五花八門的資料能力。這就決定於是自己有多少處理第一手資料的本領了。這不單包括直接理解原文,還涉及是否願意追尋資料的源頭。若只看人家引用別人再引用的資料,原文照錄就算,這就難以辨別自己引用的資料是否準確無誤了。

若整本書只是引用別人的資料,讀者自行看那些資料就成,根本不用作者花時間再重複寫多一次。很多時只是看到作者引用不同學者的意見,完全沒有自己的看法,或只在各樣意見中選取其中一項作為自己認同的見解。若沒有交代具說服力的原因,這仍只是編輯資料的工作,並不是「著作研究」啊!

(三)批判能力

我報讀博士學位時,申請表格的資料列出一系列的要求,其中一項指出論文並不需要一定有創新的突破看法,但起碼要顯示出學員的批判能力和治學能力。即是透過研究,建立學員在各樣的資料中建立自己處理問題的研究能力。過程中,第一步必然是搜集和閱讀資料;第二步是透過批判而建立選取資料的能力;第三步是組織資料,這就是治學的能力了;第四步是透過組織建立具說服力論證的研究結果。特別是選擇資料和取捨的過程中,必然是要具備有效性。這就涉及作者的批判和辨別能力,能否用理據作為自己否定或接納參考資料的依據,不能單是「我以為/認為 /覺得」合理就成。若是沒有能力否定其他意見,都要交代自己認為「合理」的根據。

最近看到要學生做書評的其中一本釋經書,竟以列出不同譯本就當作自己參考的根據,甚至乎用作決定原文字詞的意思。問題用作參考的一本譯本只是給中學生看的意譯本!那意譯本根本不會理會經文出現的任何問題和差異,也不以原文的真正意思為主要的首要考慮因素,只把「大概」的意思以流暢淺白的中文翻譯出來,目的就是叫中學生易於明白。奇怪竟然可以成為解釋經文的依據。我們都知道,譯本是由翻譯者理解出來的意思,其實已是涉及釋經的步驟,只是屬於二手資料而已。

(四)建立論據

我們看釋經書,不是單要求作者為我們提供解釋經文的答案,而是看作者的解釋是否有效和準確,就要看作者所提供的理據了。若是沒有,那些解釋無論說到如何「創新」,怎樣「驚天動地」都是沒有用處的。

我看到人家的「結構分析」時,我都覺得有點疑問。遠古時期在英國讀舊約時,都曾在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的理論花過功夫作課堂報告。雖然最後因自己個人喜好而放棄這種釋經方向。可是我看到有些書,甚麼內容都看到ABA的結構,就覺得很奇怪,這裏出現三個問題:

第一,任何文學的結構都不可能只有單一ABA或類似以內容中心為重點的結構模式。

第二,這類分析經文的結構以最中間的部分為核心內容。按常理都知道是沒有可能的。聖經的編修者不可能每段故事都會只把自己想表達的核心放在「結構」的中心部分,例如但以理書第一至六章,編修者就常透過外族君王的說話表達出以色列人所相信的神,就編排在故事的結束部分(第二、三、四、六章)。此外,第十一章敘述南北王爭鬥的歷史,明顯是帶出後半部分逼迫以色列人的君王,然後引入第十二章勸勉以色列人面對的方法!何以強行理解是中間的結構部分呢?

第三,這類分析必須要先決定某一部分為獨立完整的段落,我們如何決定呢?按經文的編排嗎?可是章節的編排只是後期的做法,還是只用隨各人心意決定就成?此外,若是按經文章節,我們要選取哪一個聖經版本?中文聖經的但四1-3卻在希伯來聖經是三31-33,我們如何處理其差異?

對我個人來說,這些分析只是「花巧」,對理解經文沒有實質幫助。特別是不熟悉原文的人以自己的判斷作分析(或許正面一點看是從「讀者角度」),可是那些平行元素多是很空泛,意思廣闊,例如「神的眷顧」和「人的行動」,「神施慈愛」和「人的信心」,幾乎甚麼內容都可以包括的。更奇怪的是有時見到若是內容不配合的經文,不是刻意略去,就是強行加入其中一個不配合的平行元素中。

因此,我們看一本釋經書不是單它說甚麼,而是它要證明到甚麼!

Subscribe to get access

Read more of this content when you subscribe today.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後記:

內容只是分享我的個人看書的興趣,以及反映個人衡量釋經書的優劣標準,並不是要求各人都有一致的看法。否則書籍也不會出現百花齊放,百貨應百客。

更重要的是,我認為某本書不適合我看,並不等於不適合大家看,因為很多釋經書所引用的其他參考資料我都有看,甚至可以比作者看得更多。最大問題只是一些人,甚麼都不知道就批評某書本不值得看,只是懶惰不用看書的藉口!就算只是「編輯」的書籍起碼都可以為讀者提供其他學者的看法!

不同人的程度各異,無論學識或是辨別能力,只有自己才知道而選取認為適合自己的參考書籍,不能由別人替自己去揀選,因為人家讚好的書籍,未必一定適合自己的。我試有一次在與某教會同工們應酬午膳,閒談叫他們叫我介紹釋經書,以便教會圖書館購買給同工使用,於是我說了自己覺得值得一看的書籍,換來的反應是「難明」、「沒趣」……我就明白各人有異,不要介紹書籍給別人的道理了。🙏🙏🙏

11 Comments

  1. 非常有意思和共鳴!跟了老師一年半的學習,有時見到「大包圍」的ABA,小至一節半節,大致整本聖經,其實已經去了發揮「創意」的時間,過於認真了解經文🙏🏻

  2. 太好了! 衷心期待老師您關於但以理書的書! 也真的希望老師您創世紀能找時間再繼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