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分享】小小盲毛看講道

先作聲明,我這個小小盲毛從來沒有接受過講道訓練,看法全無代表性和任何權威性。我自知負責講道,全沒有技巧可言。只不過是用了昔日教書時所學的教學法,就是如何在課堂中把教學的重點教導出來,更重要的是要想方法吸引學生學習。我記得老師教導時要我們先要弄清楚教學對象,然後才能決定教學內容,最後構思用甚麼方法使教學對象明白。即是說,我們不能教中學生1+1=2的內容,當然也不能教小學生微積分。至於吸引學生的學習興趣,小學生認為很有趣的教學活動,對於中學生來說可能看為「低能白痴」的無聊玩意。因此採用甚麼方法使學生感興趣是很重要的,否則弄致沒有人感興趣聽你所教導的資料,一切都是白費的,因此每課堂開始時都必要安排有「引起動機」的部分。

我覺得講道也是一樣,不是單要求會眾謙卑受教,也不是看到人家睡覺就怪責是別人的問題。有可能是講者本身的問題啊!特別是唱詩歌時會眾熱切投入,一到講道就變成一片集體死寂。有時不能怪責別人,可能問題在講者身上,究竟有沒有理會聽道對象的「需要」。

講道對象

直到現在我都是不明白,為何教會的講道總是常用新約?使用新約當然沒有問題,可是新約中又常只見使用福音書才令人奇怪?講者明知會眾聽了浪子比喻的內容99次,為何他還要講第100次呢?是要挑戰自己還是會眾?我個人認為他可以這樣做只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他對該段經文有突破的嶄新理解;第二是他對該段的經文有深刻的經歷。否則,他怎可能認為自己的講道內容,可以比之前會眾所聽的99次更出色和吸引呢?會眾聽了99次,還期望他們可以有甚麼反應?這不是心硬不謙卑的問題。特別是他們聽到第100次的內容,還都是重複之前99次的東西(怎可能不重複呢?)。這樣的話,講員就不能期望甚麼,也不怪責其他人不肯「溫故知新」!我覺得值得憂慮的是,講員明知這樣結果都繼續要做,一是講員能力不足,只能揀選一些他自己都聽過99次的經文來講。一是講員懶惰,方便預備和借題發揮,不願花功夫去研究其他經文。

講道性質

一說起研究經文,我就常聽過有人批評人家講道像教主日學和上課。我自己都曾在神學院聽過學生對我有這樣的批評,我當然不能贊成或否定,因為所有學生都知道我根本沒有學過講道學。反而有學生在我身旁替我打圓場,說道:「多謝你剛才的釋經講道。」我當然不大明白,難道講道不用釋經?一釋經就變成教主日學(我好肯定批評者教主日學時都沒有能力教我所講的東西)?我們應怎樣拿捏呢?有見及此,我就自我實驗,我試過一方面為學院的院訊寫了有關雅各的文章(前幾天上載的那篇院訊),另一方面,我又用作講道的講章(容後公開)。我總不信邪,不相信兩者有衝突,或許只是表達的問題而已,與釋經沒有關係。若果深入釋經對講道有礙,難道不用釋經或不詳加研究反而對講道有好處?這使我想到第一次帶學生參加主日崇拜的經歷……

那間是大宗派的中學,要求一年要帶全班學生到同區同宗派的教會參加主日崇拜!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全班頑皮的學生全部出席,又可守秩序參加該次崇拜。講員講尼哥德慕的重生內容,他帶出「重生」有三方面:社會改革、家庭改革和個人改革。過程卻未見論述經文,這就是不像教主日學的講道嗎?我印象深刻,成為日後不斷提醒自己不要這樣講道。

講道質素

我們高談闊論批評人家講道真的很容易,自己講道是否真的很耍家呢?人家釋經就批評為教主日學;不釋經就看為借題發揮。我個人認為不釋經的講道是胡說,先有自己既定看法而找經文配合是「夾硬嚟」。「釋經」不等於沉悶。我的經驗告訴我,造成講道沉悶的原因我想到正如決定教學法是否成功的三個因素:第一是不理會講道對象,講道的經文是會眾聽了99次的內容,自己所說的第100次都是了無新意的重複內容。第二是不弄清自己要說甚麼,講者都不能清楚表達自己想講甚麼,連自己預備的東西都不能掌握,怎能要求聽者明白?若不能明白又怎會感興趣。第三是講者聲線平淡,欠感情投入和會眾互動,表現出連自己都不覺得講道的內容有趣味,又怎樣吸引人呢!

講道手法

最後,我們以為講道的核心問題,可以用花巧來解決才最致命。我遇過牧師在普通的成人崇拜中途突然玩魔術,也經歷了同一人在兩次講道中使用相同的手法。他兩次講道時面對會眾一片死寂的崇拜氣氛,他不反省自己的內容和表達手法。反而兩次講道都借機刻意突然製造巨大聲響,滿以為這樣可以「震攝」或「振奮」會眾「沉睡的靈」。我當時本着「專業的尊重」,沒有睡覺,眼仔碌碌看着他,都被他突如其來的響聲嚇了一跳。我不覺得是講道技巧,反而是「擾人清夢」的惡行。嚇醒了會眾對自己的講道信息有幫助嗎?若質素仍是欠佳,受到「驚嚇」的人只會覺得更加煩厭的。

雖是這樣,容我再次聲明,我雖然對講道有小小盲毛的個人體會,也未必全是正確,但我必定會尊重講員在講台上的身份(那人是否值得尊重就另計),就算要我聽第101次浪子比喻的講道也沒有問題(遲早有機會),多麼沉悶的內容我都可以忍受的(我試過聽個多小時的講座,內容是一位準博士生簡報自己對印度古詩的研究!)。因為我認為崇拜聚會不單止是唱詩的時間,聽道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聽道過程中是包括敬拜神的元素,就算甚麼內容的講道,這是講者自行承擔的結果,會眾並不應因此而不用尊重講道。既然敬拜神中,講道是其中一部分,我們也期望神在其中受着我們的敬拜。若這樣的話,神應該會看到我們聽道的表現。至於那些講員有沒有盡了責任和本份去預備,就留給神去判斷和處理,關我鬼事咩!我真沒有甚麼閒情逸緻去理會,我自己講道又唔見得咁好,先理掂自己好過喇!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戴頭盔後記:

本文的目的並不是指責講員的問題,而是想指出講員縱有萬千問題,都不應成為貶抑講座價值的原因(常見是減少講道時間)。講員的問題自有神負責,不用我們聽道的人操心。可是我們在聽道時的表現,卻要由自己負責啊!若深信神在聚會中受着我們的敬拜,我們的任何反應,神都是會看着的(如果還相信的話)。

當然有些「正義之士」會提出疑問,我們不能批評講道的內容嗎?當然可以,我的上文也是「批評」的一種。問題是「批評」還是發洩情緒,自己最一清二楚的。若要出動「扮講粗口」的言語,恕我理解力低,不知是「善意批評」。我也親眼見過崇拜時坐在我前面的會眾有不同表現:一個不停回覆訊息;一個瀏覽風景相片;一個則是上網尋找不知甚麼資料。這樣面對講道的態度,還可以說甚麼呢?

8 Comments

  1. 作為聽了「重覆的道」N十年的聽眾,看完文章,心裡其實充滿嘮叨好想爆💥,但就正正因為實在太多,多到已經不想再講,是關……講都嘥氣……😑😔 唉~

      1. 看了喇。
        確實是比較心淡的,今早再看,忽然轉念,世事往往就是如此錯配:有心講的遇上冇心聽,有心聽的遇上冇心講,如果有心講遇上有心聽是多好的呢……
        係呀,現實係冇咁理想㗎喇,又是信徒品格操練的時候。。。無論如何,多謝老師的文字😉。

        1. 昔日先知都有這感受。重要是我們在其中是點樣囉,沒有理由因其他人的講道而影響自己敬拜神的。更要重,講道服侍的對象不單是自己,可能其他人真的沒聽過「浪子比喻」呢!

  2. 盡心去講,盡責去聽,判定在神,態度在人。初出茅蘆,真實經歷講嘢好易,講道好難。
    站上講台,深怕解讀出錯,無的放矢,帶領無方。要宣講神的話,自知微小,每次都以戰兢的心預備。
    謝謝老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