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分享系列】學問考驗

我離開香港時先把自己所做的另一部分的論文郵寄給論文指導,內容是有關腓尼基文,目的是要建立希伯來文的關係,證明不單只是希伯來文採用腓尼基文的字母那麼簡單,還應該有彼此發展關係的其他重要的元素。我期待約見論文指導,一方面可以在他面前得知自己的能力到達甚麼境界,另一方面也可測試他對我的要求程度。更重要的是,第二次的見面就要看這份論文能否成為我下學年轉戰博士學位的依據。

學制編排

我知道以後跟着論文指導,並不可能再像過往的學習模式,不是老師主動講解,我只用心聽着學習就成。這時的學習主動權在我手中,我要自行研究,論文指導從旁指導。即是學生要先有研究結果,才能得到老師的指導。至於得到怎樣的指導,那就取決於學生的研究質素,以及論文指導願意付出多少了。我親自聽過不少悲慘壯烈坎坷不幸的死亡個案,有人見了論文指導兩三次後就遭到拒絕再見,原因眾多:有的論文質素不達標,有的自命不凡不肯聽從指導,有的聽從指導卻力有不逮做不到,有的與論文指導不協調「吵大鑊」,有的認為論文指導懶散從沒指導。總之各色各樣的理由都有,無論原因是甚麼,最後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任由學生自生自滅直到夭折身亡。

訂閱即可取得存取權限

立即訂閱,即可閱讀更多內容。

2 comments

  1. 論文指導問我為何不由第一聖期時期開始做, > 論文指導問我為何不由第一聖殿時期開始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